Uncategorized

從旺角行人專用區事件看界外效應(Externality) (上)

從旺角行人專用區事件看界外效應(Externality) (上)

旺角西洋菜街自2000年月起成為行人專用區,原意是紓緩空氣污染和改落人車爭路的情況,不少市民在此街頭表演,吸引大批途人圍觀,但自2012年起成為大媽大叔表演粵曲和70-80年代流行歌的平台,其巨大聲浪令附近商戶和住客飽受困擾,最終在大量投訴之下,2018年8月4日,旺角行人專用區正式殺街,不能再表演,但大媽團轉去尖沙咀海旁重施故技,使市民和表演者大為不滿。

一個人的行為可能為其他人帶來成本,若他不用向受損一方作出補償,他只會考慮自己需要付出的成本,而不會考慮其他人要負擔的成本。以旺角行人專用區事件(下稱專用區事件)為例,大媽團表演的時候只考慮私人成本(Private cost),即其行為要負擔的代價,例如表演器材的租費和搬運費,並不會考慮界外成本(External Cost),即行為決策者以外一方要負擔的成本,例如聲浪對民眾的滋擾、使附近鋪租租金下跌等等。

由整個社會的角度看,社會要負擔的總成本(Social cost) 便等於私人成本加上界外成本。因有界外成本被轉嫁到社會身上,此時邊際社會成本(MSC)大於邊際私人成本(MPC),我們稱此為私人成本和社會成本出現分歧(Divegence between private cost and social cost)。

中學的時候我們學過有效率的資源分配應生產於邊際得益(MB) = 邊際成本 (MC),由社會角度看邊際社會得益 (MSB) 正正等於同邊際私人得益 (MPB),即是大媽團表演時享受的快樂感,然而現在大媽表演只會考慮自己得益,生產到MPB = MPC 的單位,而此單位下MSC > MSB,市場失效,社會出現了生產過剩,有淨損失(Deadweightloss)。

用人話去講上述的句子:由於大媽團生產表演服務時部分成本轉嫁到社會,而且沒有因此作出補償,因此從社會角度去看是「做多左」,應該減產。而淨損失(Deadweightloss) 意味資源分配沒有效率,代表存在受到影響而沒有得到補償的人。這種現象,我們稱為界外效應(Extenrality)。

注意一點,經濟學這裡說的是減產(例如減少表演時數),不是完全禁止生產,公共空間是經濟物品(Economics Goods),在稀少性的問題下,一個經濟物品分配給某人,便意味排斥其他人,還社會一個安靜地方同時等於放棄大媽團享樂的機會,我們不能說享用安靜空間的價值一定高於大媽享樂的價值。

而面對界外效應,我們可以用不同的方法應對:例如徵稅使界外成本轉嫁回私人身上、限制產出、發牌等等。這一點留待下回再作分享。